“女副局长”的“局”:安排工作为名骗夫家数百万

长宁新闻网 王政 2020-10-12 09:14:50
浏览

  “女副局长”的“局”:安排工作为名骗夫家亲友数百万

  去公安局自首前一刻,自称“教育局副局长”的常岭在财政局门口,仍在给众人画一张大饼。

  2020年7月20日,常岭把多位受骗者叫到辽宁省锦州市财政局门口,称自己修路的工程款即将划拨下来,让他们等着拿钱,随后她以回家拿东西为借口离开,去了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自首。

  2018年,31岁的常岭以“教育局副局长”的身份,嫁给了48岁的老板郗德广,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常岭为郗德广二十余名亲友“安排体制内工作”,多次索要打点费用共计数百万元,亲友们甚至辞去工作等待到学校或教育局上班。

  “上班通知”一次次被“临时取消”,索返费用也一次次被推托,让不少请托的亲友警觉起来。他们还发现,除了“安排工作”,常岭和郗德广还以“直补扶贫项目”的名义在当地多个农村修路,不仅拖欠施工方工程款,还以“打点才能下拨工程款”的名义,向各方要钱。

  常岭向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自首次日,太和分局对“常岭涉嫌诈骗案”立案侦查。常岭自首后,郗德广告诉亲友,自己也是受害者,不仅做煤炭生意赚的几百万全部搭进去,甚至连女儿和母亲的首饰都被他拿去变卖。

  2020年8月6日,郗德广被警方传唤后拘捕。9月16日,锦州太和分局办案民警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常岭、郗德广两人涉嫌诈骗已被批捕,目前案件仍在侦查中。

  锦州市教育局一名主要领导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一再表示,该局没有常岭这个人,他也不认识。常岭的舅舅介绍,律师透露常岭涉嫌诈骗与欠高利贷有关。

“女副局长”的“局”:安排工作为名骗夫家数百万

  郗德广农村老家的小院。常岭租的豪车之前就停在院子里,她还要求郗母不要种菜,方便停车。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摄

  有“体制内工作名额”的“副局长”

  郗德广的表哥第一次见到常岭,以为她只是个普通农村妇女,身材偏胖,一米七多高个子,穿着肥肥的萝卜裤、宽松T恤,梳个低马尾,也不化妆,一副朴实的样子。“她自称是教育局的领导,聊到什么,拿起手机就跟相关领导打电话。”郗德广的表哥之后觉得,她可能假打电话。

  亲友们介绍,常岭和郗德广是2018年5月通过聊天软件相识,当时常岭在锦州一家私立幼儿园做副园长,她告诉郗德广,这家幼儿园是自己开的。事实上,据亲友们事后了解,她只是在那里打工,每月3000块工资。

  郗德广是大行德广贸易公司的老板,离过三次婚,在锦州港做煤炭贸易,生意还不错。郗德广对朋友说,是常岭倒追的他,她说家里非常有钱,妈妈是做工程的,锦州好几套房子,在葫芦岛还有店面和山头。

  常岭还告诉郗德广的父母,自己算过命,就得找有过三个孩子的人嫁,不需要房子,也不要彩礼。两人很快在2018年12月份领了证。

  最让郗德广值得向朋友夸耀的,是常岭的“身份”。常岭自称2018年从幼儿园离开后,从省教育厅调到市教育局任职,主管幼教工作,最重要的是,她还带来了20个体制内工作名额。

  在亲友印象中,常岭身份多变,有锦州市教育局管后勤的书记,也有管档案的书记,后面还被提拔为锦州市教育局副局长。常岭自称,自己舅舅是南方一家电视台副台长,也跟锦州市教育局领导关系好。

  朋友们明显感受到,郗德广状态变了,穿起名牌衣服,说话口气比以前更大,聊天时会讲起教育系统的事儿,说常岭跟教育局领导关系很好,经常一起吃饭。2018年9月份,亲戚朋友们陆续接到郗德广电话,说有进体制内工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