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当年送上战场的那匹马儿,他泣不成声

长宁新闻网 张晨 2020-10-18 11:50:29
浏览

  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国之声推出特别报道《我和我的祖国》,由战场上的十名战斗英雄讲述他们的铁血人生和家国情怀。

  葛力格,1927年生于内蒙古,16岁参加革命,19岁加入内蒙古骑兵16师(后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第5师)。抗美援朝时期,为朝鲜战场多次运送和调训战马,支援前线。

  曾经的少年

  葛力格经历过7年大大小小的各种战役,刚刚迎来和平的日子不久,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葛力格在部队最先报名捐出自己心爱的战马,遗憾的是,他和那匹上战场的战马没能留下一张合影。

  抗美援朝,我第一个捐马!

  1954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五周年。阅兵骑兵方阵走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27岁的葛力格就是方阵中的一员。在军马上紧攥缰绳,手心满是汗的紧张,葛力格在心里牢牢记了66年。

  葛力格:一辈子还有啥呀?激动得手都哆嗦,这一辈子也没有想到啊。

  93岁葛力格老人珍藏多年的一件绿军装上,别着十几枚形状不一、颜色不同的奖章。从平津战役到绥北战役,从解放东北到解放华北,每一枚奖章都无声地记录着他出生入死的戎马半生。枪林弹雨穿过,耄耋之年,最不舍得忘的,是跟他一起驰骋疆场的战马。

  葛力格:蒙古小孩最爱马,蒙古小孩爱玩马。

  记者:您用好的草料喂到马的跟前,所以马就知道您对它特别好。

  葛力格:对。你在这里吃啥东西,它就来这里哼哼哼,给它一把,它舔完了就走了。

  女儿:有的时候你的吃的也给马吃是不是?

  葛力格:吃!一看见你就叫唤,吼吼吼,马这个玩意不说话……

  记者:它能懂您的意思。

  葛力格:对,我从东北到西北骑马,我的马没有累过。

  抗美援朝战争之初,志愿军的装备还是“小米加步枪”,重型枪炮加后勤物资急需军马驮运。

  1951年,周恩来总理向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乌兰夫提出,能不能从内蒙古给朝鲜战场的志愿军购买一批军马?乌兰夫答复:必须支援,先送一批内蒙古骑兵部队经验丰富的战马。葛力格的战马就是第一批。

  葛力格:抗美援朝我是第一个拥护,第一个捐马。别说是捐马,需要我,我也去!

  记者:让捐马就送马,让我们去,我们也去?

  葛力格:对!我是内蒙古骑兵5师15团,我是一连白马连的连长。内蒙军区讨论以后,三支队白马连首先抗美援朝。这个马白不白,青不青,它好几年骑过来的。

  亲自送白马上战场

  一起冲锋陷阵,九死一生,战马对于葛力格,是坚不可摧的盔甲,是过命的交情。吃不够饭的年月,葛力格总会省下一块馍,攥在手心,再小心翼翼喂给战马,看着它吃,饿着肚子也是开心。行军打仗的日子,常常居无定所,人到晚上就地一躺,马也卧倒躺在身边。如今,葛力格却必须铁下心,和自己心爱的战马分离。

  葛力格:全团做了一个训练,团长指挥,红旗白旗一拽,七八百匹马,一下就卧倒,一下叫它起来就起来。由呼和浩特出去,到丹东,足有一个礼拜了,心意一段一段的,一个多礼拜。等送到朝鲜军队和志愿军,足有一个月了。

  记者:是说送过去得一个月吗?

  葛力格: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葛力格轻轻地把缰绳放到志愿军的手里,摸摸马头,拍拍马背,抱着马轻声告别:老伙计啊,你又要上战场了,我要回草原了,咱们这就算告别了啊。刚一转身,两行热泪立刻滚落在胸前,身后传来白马从未有过的声声嘶叫,葛力格没有回头。

  葛力格:战友啊!别看它是牲畜,不说话,但是它都懂。想起它,我哭了……

  此生最爱绿军装

  回到内蒙古,葛力格和战友们的新任务是训练从牧区和蒙古人民共和国购买的生马,训练好之后,还要再送到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