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当空降兵” 24岁的他如愿以偿

长宁新闻网 王祎 2021-01-14 06:19:48
浏览

  “我要去当空降兵”

  姚梦之的梦想是参军入伍,很少有像他这么“老”的新兵了。硕士毕业后,24岁的姚梦之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空降兵。

  4个月前的2020年9月,当又一批怀揣着从军梦的年轻人应征入伍,走进空降兵某新训旅时,姚梦之正在其中。和大多数00后同年兵相比,这位“大龄”新兵看上去更成熟,除此之外,他与其他新战士好像没什么不同。

  训练场上,身着07式城市迷彩的姚梦之每一个训练动作都格外用力、力求标准,他的脸被晒得黝黑,双掌磨出硬茧,汗水常浸湿头盔的内层。

  新兵班长张年权记得,前不久的一次3公里跑步训练,姚梦之不慎崴了脚。他劝姚梦之休息几天,但当天下午体能训练时,张年权惊讶地看到,姚梦之又一瘸一拐地出现在了队伍中,甚至有些倔强地告诉他,“不能因为一点小伤就耽误训练啊”。

  “他认真,能吃苦,骨子里有一股拼劲儿。”张年权记得2020年9月接新兵时,听说姚梦之是硕士研究生毕业,这名比姚梦之还小两岁的“老”班长惊呆了。“哪见过这种学历的新兵?这么高学历,来吃这苦干吗。”

  “我只是选择了一种更有意义的人生。”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姚梦之的回答则始终如一,“比起平平淡淡地赚一份工资,悠闲安适,我更向往男儿保家卫国的情怀。”

  从军是他心心念念的愿望。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发生时,老家在四川的姚梦之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感。他有些害怕,但很快电视上就出现了解放军前来抗震救灾的画面。空降兵十五勇士惊天一跳的身影,在姚梦之心底埋下了从军的种子。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袭击武汉,在这里读了7年书的姚梦之无法返校,不得不滞留家中。看着新闻里一批又一批解放军支援湖北医疗队员星夜驰援江城,姚梦之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们能享受安稳太平的生活,就是因为有军人冲锋在最危险的地方。那守护大家的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呢?”5月返校后,姚梦之没有参加一场求职面试,而是果断递交了应征入伍的报名表。

  也有朋友曾劝他,“都这把‘年纪’了,再去当兵不是白读这么多年书了吗?”但姚梦之只想到“再不去,过了年龄就没机会了”。填报志愿时,他忘不了当年在家乡近5000米高空毅然跳下的空降兵,将两个入伍志愿都写上“空军”。入伍后的教育课上,姚梦之得知从小在课本中学习的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就出自这支部队,更是振奋不已。

  “来到英雄的部队了,就要做英雄的传人,当能打胜仗的尖兵!”尽管临时搭建的营区设施简陋,只能住板房,和想象中“舒适宜人的机关大院”相去甚远,但姚梦之只感到兴奋,“期待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然而“打胜仗”并不容易,这位“老”兵很快遇到了不小的挑战。由于长年“泡”在实验室和书桌前,入伍之初姚梦之的身体素质在同年兵中几乎垫底。第一次摸底考核,他的3公里跑成绩刚过及格线,单杠只拉了3个,代价则是“胳膊肿了一整天”。

  “心里太难受了,这怎么冲锋上前线呢?”那天后,姚梦之发了狠,他把休息时间都拿来加练,俯卧撑、仰卧起坐、蹲起、平板支撑……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张年权曾在熄灯后,看到姚梦之独自在俱乐部举哑铃。同年兵钱风则记得,一次深夜他起床去洗手间,在走廊拐角遇到了练习专业动作的姚梦之。

  最难的是学离机动作。刚开始半个月,姚梦之怎么也达不到标准。看到身边战友一个个训练成绩突飞猛进,他第一次感觉到“焦急和恐慌”。

  “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想被落下。”那阵子,姚梦之的身上经常摔出各种淤青,他像“魔怔了”一样,每天缠着班长和排长请教动作要领,分析困难点,“差点儿把班长都问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