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分土地承包款被诉敲诈勒索引争议

长宁新闻网 李晓丽 2019-03-29 14:24:04
浏览

  75岁的管庭有因病被取保,因患未特定的精神障碍,被中止审理。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刘瑞强,是吉林省永吉县人民法院正在审理的一起涉嫌敲诈勒索案的唯一受害人。

  起诉书显示,刘瑞强在永吉县口前村四社,购买5000平米土地使用权。2014年4月,该社村民祁佩义、房永清、曹香吉、管庭有4人,受四社社长刘宏伟委托与刘瑞强商谈征地,4人以不给“误工费”就让刘瑞强无法购得土地使用权为要挟,勒索刘瑞强6万元。另外,4人采取隐瞒征地款数额,骗取刘瑞强人民币7万元。

  刘宏伟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谈判的起因是,刘瑞强与前任社长通过合同造假的方式,获得土地租用权。  

  起初,刘瑞强并未报警。新京报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付款四年之后——2018年4月25日,刘瑞强报案称遭到敲诈。

  但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刘瑞强称自己没有报案,也没说过遭敲诈勒索。“70多岁的老头子,能敲诈得了我。”

  上述涉案的4人,房永清和管庭有已75岁,管庭有因患脑出血,失去正常的表达能力,59岁的祁佩义患有听障,56岁的曹香吉,一只眼睛在20年前因外伤失明。

  2018年11月7日,永吉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除无诉讼能力,躺着出庭的管庭有认罪,其他三人均对检方指控的罪名提出异议。不久,永吉县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管庭有患未特定的精神障碍,无诉讼能力,对其中止审理。

  2019年3月22日,永吉县人民法院召开庭前会议。新京报记者从曹香吉的辩护律师张铁雁、宋书国处获悉,他们在会上提出非法证据排除,并申请刘瑞强到庭,说明报警是否为其真实意愿等若干申请。

  占地合同造假

  事情的起因,源于占地合同造假。

  口前村四社,位于吉林永吉县北侧,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自然屯,全社130户农户,人口325人。

  口前村村干部刘宏伟告诉新京报记者,2012年左右,吉林市商人刘瑞强来口前村投资,想要在四社的山上租地,搞养殖和温室大棚种植。

  刘瑞强要租的地块,属于社员的集体土地,时任四社社长的李亚学,召开社员大会商讨此事。全社325人中,有19人到会。

  刘宏伟称,当时,大部分社员反对将土地外包,并形成会议记录。四社多名社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反对租地的原因是,刘瑞强开的价格比较低。由于社员不同意外包,刘瑞强便单独找社员签字,“签字单上没有内容,只要签字画押,就给一两百块钱。”

  之后,刘瑞强将收集来的签字名单交给李亚学,李亚学把这些名单拼凑到原始的会议记录上。同时,李亚学还把会议记录中“社员不同意外包”的“不”字勾掉。

  会议记录经过造假后,2012年5月5日,口前村四社和刘瑞强签订《农村专业承包合同》。承包项目为荒山,面积2500平方米。双方约定的承包期限为30年,承包款7万元。

  2013年5月份,刘宏伟当选四社社长。据其介绍,发现上述合同造假后,他曾带着社员找过刘瑞强。“当时问刘瑞强,是补交一些租金,还是直接花钱征用这块地,刘瑞强没表态。后来,我召开社员议事会,会议同意社员祁佩义、房永清、曹香吉、管庭有,代表社里和刘瑞强谈这事。”

  之所以派上述四人去谈判,是因为他们相对年长,在村里威望比较高,也爱管事。其中,生于1944年的房永清曾在外村担任多年村支书,懂得基层事务,与其同岁的管庭有是高中学历,文化水平相对较高。另外,祁佩义的哥哥曾当过社里的会计,曹香吉的妻子是妇女主任。几人都比较了解社里的事务,因此作为社员代表,出面谈判。